中房报·深度
A+
50余家浙商企业撤资异象,江苏灌云刀刃向内整饬营商环境

中国房地产网

2021-01-08 18:54

灌云开始刮骨疗伤。

灌云开始刮骨疗伤。

50余家浙商企业撤资异象,江苏灌云刀刃向内整饬营商环境

灌云县营商环境被人诟病之后,电视台问政栏目《监督进行时》正式启动,这是其整治营商环境系列举措之一。中房报记者 崔军民/摄

编者按

好的营商环境就像阳光、水和空气,须臾不能缺少。最近,我们记者在基层采访,听到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渴望优化营商环境。企业无论大小,都期盼有更好的营商环境,让自己轻装前行、加速奔跑。

1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了《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实施情况第三方评估汇报,要求进一步打通落实堵点,提升营商环境法治化水平。民有所呼,政有所应,“法治是最好的营商环境”——中央政府的政令,地方政府当牢记和落实,这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与工作之一。

中房报记者 崔军民丨江苏连云港报道

倪卫东怎么也没想到,来到江苏省连云港市灌云县投资房地产开发后成了他厄运的开始。

从投资合作协议,到“毛地“摘牌,再到土地交付,各个环节均埋下了层层诱因,事情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将人网入其中。

倪卫东只是到灌云投资的浙商中一员。

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几年前,仅招商引资而来的浙商在灌云县的税收就占据了全县财政收入的50%。不过,近年已有50余家浙商陆续撤资并退出了灌云县。

招商引资无疑成了江苏灌云县的重头戏。灌云县政府在2020年1月份的政府工作报告中称:“开放开发深度拓展。组建县招商引资工作推进指挥部,成立七大产业招商组,大力实施精准招商、专业招商。并在2020年的工作安排中进一步实施狠抓大招商,主攻大项目的招商战略。”

如此重视招商工作,这些浙商缘何纷纷退出?带着这些疑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于2020年12月末到江苏灌云作一番调查。期间,记者把相关采访内容留给了灌云县委宣传部,并多次致电对方,截至发稿未获得任何回应。

投资之旅变身陷“囹圄”

灌云县地处江苏省东北部,在全国经济强省的江苏,灌云经济不仅不亮眼,还靠后。2018年江苏41个县财政收入排行中,灌云县位居榜尾。

据灌云县政府预算执行情况报告显示,全县2019年度的财政收入为22.59 亿元,相比2018年度的财政收入增长了1.2%。截至 2019 年末,灌云县政府债务余额为 54.22 亿元。经江苏省财政厅核定、县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灌云县2019年新增政府债务限额16亿元。

土地是招商引资的重要利器。尽管在国家层面已经严禁“毛地”出让,但各地政府在财政和招商的急切心之下,“毛地”出让一度成为土地市场的开发常态。灌云县也不例外。

50余家浙商企业撤资异象,江苏灌云刀刃向内整饬营商环境

毛地出让的隐患,使灌云另一地块还没拆迁就已陷入了一片死寂。中房报记者崔军民/摄

所谓“毛地”,是指地上存在需要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等设施的土地。与之相对的是净地,是指完成基础设施配套,场地内达到开工条件的土地,已经完成拆除平整,不存在需要拆除的建筑物、构筑物等设施的土地。

倪卫东是江苏恒仁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仁置业”)董事长。早在2009年,灌云县招商引资时,倪卫东和公司股东应邀来到灌云考察项目。彼时,倪卫东他们同时考察了河南郑州高新区。他们最终选择了灌云。并注册了恒仁置业公司,倪卫东任董事长。

2009年11月,恒仁置业与灌云县政府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同一天的灌云县政府县长会议纪要显示:“陆庄地块用于开发商住小区,建设多层和高层,以净地出让。该地块在与开发商签订协议后,两个月内由县国土局正式挂牌,土地摘牌后,三个月内拆成净地交付给开发商。”

“毛地”挂牌后,恒仁置业以2个多亿元的土地资金摘牌。并签订了成交确认书和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合同。

按照土地出让合同约定以及会议纪要,灌云县政府应当在2010年5月12日前完成拆迁并向恒仁置业交付净地。

同年4月,拆迁工作启动,但因种种原因多次中途叫停,直到2013年政府部门还迟迟不能交付净地,项目一再延误。

在恒仁置业的多次催促下,直至2013年年底,灌云县政府先交付了80余亩净地让恒仁公司做先期开发。另一边,拆迁还在继续。

2014年6月16日凌晨,由灌云县侍庄乡(现为侍庄办事处)拆迁工作领导组副组长组织拆迁公司的人员,针对被拆迁户陆某的一次拆迁,成为了倪卫东的获罪根源。

这次拆迁被指控系倪卫东等5人“共谋计议”而来。这其中1人系原侍庄乡拆迁工作领导组副组长,另3人系合伙人,以江苏云申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与原侍庄乡人民政府签订拆迁承包协议,承接陆庄地块的拆迁工程。

2018年9月28日, 灌云县人民法院一审认定,倪卫东等5人犯故意毁坏财物罪。

2019年4月9日,连云港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中以“事实不清”,撤销了灌云县人民法院一审法院的判决,发回重审。

2020年10月20日,灌云县人民法院维持原判,继续判决倪卫东罪。

这在灌云当地的房地产开发商看来,拆迁过程中出现的矛盾,表面虽与当地百姓的诉求不无关系,但根源却在于地方政府将“毛地”当作净地来招拍挂,导致拆迁工作中出现一系列问题以及对投资商不利的后果。

据法治周末报道,2004年最早到灌云搞房地产开发的浙江商人苏荣汉和2008年到灌云搞房地产开发的福建商人冯济育对此都深有体会。“我们和(县)政府签约拿的都是净地,但2012年以前,(县)政府招拍挂的实际上都是毛地。”

苏荣汉、冯济育均表示,把“毛地”当作净地来招拍挂,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地方政府承诺的净地交付往往无法如期交付。以恒仁置业开发的恒仁·嘉天下项目为例,地方政府本来承诺在开发商缴纳土地出让金3个月后交付净地,结果7年后才交付了不到一半,9年后才实现全部交付。

据倪卫东反映,与恒仁·嘉天下一街之隔的九龙港水街项目,2008年就签约了,但直到目前土地也还没有全部交付。

“如果净地能够及时交付,恒仁·嘉天下的项目在2016年就能全部完工。对于房地产开发来说,时间就是最大的成本。如今一拖近十年,项目资金占用成本巨大,这期间的损失怎么计算?”倪卫东说。

“毛地”出让隐疾使另一位投资人徐锡安的东方世纪商城项目(君悦华庭)还没拆迁就已陷入了一片死寂。目前,项目周边均是待拆迁的村庄和临街商铺,道路对面则是徐锡安注册的项目公司连云港恒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如今,公司已人去楼空,售楼处也大门紧锁。据其公司简介称,该项目已投入2.5亿元资金。不过,记者通过多个途径联系徐锡安,未获回应。

1500万元拆迁补偿背后的诡异

针对被指控的罪名,倪卫东不能理解。“我期待着第二次二审能纠正一审错误判决,并判我无罪。”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略显疲惫的倪卫东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诉求。

倪卫东指着那些裁判文书上的“共谋计议”相关表述说,合同签订的是净地交付,我们出钱,县政府交付净地。“至于拆迁,是由县政府主导的,我们只是配合而已。”

倪卫东案件,无论是一审、二审还是发回一审重审,倪卫东的辩护律师均为他作了无罪辩护。

记者发现,灌云县人民法院审理的倪卫东案件,两次一审均已明显超期审理,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

记者另从多个信源获悉,就在重审的一审判决作出前,灌云县人民法院通过内部函件向连云港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书面请示,因此连云港中级人民法院还不恰当地召集了审判委员会集体商量研究本案。

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向灌云县人民法院求证,被告知“需要先经过灌云县委宣传部和连云港市中级法院同意”。

有律师认为,两级法院在案件移送前交换判决意见的行为明显违反了“法院依法独立刑事审判权”的原则。这也意味着,国家法定的两审终审制实质上在灌云县人民法院与连云港中级人民法院之间演变成了一审终审。

案件还要回溯到拆迁中来。由于县政府迟迟不能交付净地,项目一再延误。直至2013年年底,灌云县政府先交付了80余亩净地让恒仁置业做先期开发。而另一边,拆迁还在继续。

有关被拆迁户陆某等几户的拆迁安置问题达成协议后,陆某又向恒仁置业提出要承建10万平方米工程的附加条件,被恒仁置业拒绝。陆某也随之反悔安置协议。

恒仁置业获得80亩地块后,随即组织建筑施工单位施工建筑围墙,陆某多次带人以及部分被拆迁户推倒在建围墙。

在拆迁期间,还有人携带农药、汽油等到售楼处。

复杂的案情,让恒仁置业向被拆迁户陆某支付了1500万元费用。期间,出面协调的有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戴乐雨、以及时任副局长徐成。据了解,戴乐雨因其他原因犯政治错误已被撤销了党内职务,徐成目前已不在公安系统工作。

记者看到,这1500万元由多笔款项组成。除了拆迁补偿款、医疗费、财产损失费以及拆迁费之外,另有被拆迁户陆某领取的两笔“工程款”550万元和400万元。共计1500万元。

倪卫东告诉记者,实际上这950万元“工程款”并不存在。由于自己被错误卷入到了这场拆迁案件当中,灌云县公安局已立案侦查。“时任灌云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戴乐雨、以及时任副局长徐成出面协调并承诺,如果支付了这1500万元,就可以撤销这起刑事案件。1500万元达成‘协议’后,自己先是支付了900万元。由于没再看到撤销案件的希望,剩下的600万元余款我也就没再支付。之后,他们对我作了网上通缉。”随后倪卫东要求县公安局相关人员写下承诺后,又支付了余款600万元。网上通缉随即被撤销。

记者致电当时办案的戴乐雨,被告知“当时是由县政法委和县公安局领导带队负责处理。如果是采访,需要先联系县委宣传部。”随即挂断了电话。记者通过多种途径联系徐成,无果。

倪卫东说,能感觉到被拆迁户陆某背后有一张很大的关系网在操纵着整个事件。“有好多人利用拆迁捞取钱财。他们借助了当地公安的力量和个别人的职权。”倪卫东认为。

有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灌云县委一位新上任的领导,在一次会议上谈及恒仁置业的案子时勃然大怒,并拍案而起,直呼“一个农民,能有多大的本事,敢开口要1500万元?!”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灌云县人民法院非法延期审理倪卫东案件的真正原因,或是当地复杂的关系,有人想要判倪卫东有罪,有人不希望判倪卫东有罪。有领导调离后,灌云县人民法院对倪卫东作出了有罪判决。

针对这1500万元,倪卫东向各级相关单位实名举报,转办到灌云县相关单位后,得到的回复是“已处理过了”。

灌云开始刮骨疗伤

“灌云近些年的招商引资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仅我们浙商企业在2010年至2018年为当地的纳税贡献平均就在50%以上。但是,灌云的总体营商环境还有待提升,尤其是一些招商引资的遗留问题亟待解决。”灌云县政协常委、灌云浙江投资企业商会会长陈进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陈进良说,几年前,仅招商引资的浙商在江苏灌云县的税收就占据了灌云县财政收入的50%。不过,近几年至少已有50余家浙商陆续撤资并退出了灌云县。我们一直呼吁,营商环境好一点,能够善待这些招商引资企业,毕竟为当地创造了不少税收,创造了就业机会。

灌云浙江投资企业商会成立于2006年,成立之初只有19家会员单位不足60人。到2016年,已发展到128个会员单位近4000人,涉及装备制造、精细化工、房地产开发、五金电器、生物医药,以及建材业、服务业等诸多领域。

灌云浙江商会投资事业的发展,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灌云招商引资的发展水平。但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招商引资的遗留问题也成为了企业、社会关注的焦点。“恒仁置业倪卫东案件是灌云招商引资的遗留问题之一,一直没有得到解决。”陈进良说,这成为他们投资者的一块心病。

有浙商认为在招商时很多优惠政策都有,并也都写入了投资合作协议里,但项目落地后所有的优惠政策就没有了。相应的扶持也没有,招商引资的配套体系也不够完善或者执行不到位。“比如恒仁置业倪卫东案件,为什么实名举报多年没人处理?当地是不是该启动纪检监察介入调查?是不是一切都该在法律框架内解决问题?”

还有浙商认为,写在协议里要减免的建设规费,也没有给减免。不仅优惠政策没有了,还吃拿卡要现象成风,并且还不给办事,执法也不够透明,比如灌云的所有房地产项目,打桩使用的都是锤击式打桩,操作时由于声音太大,涉嫌环境污染,一罚就是数十万元,是不是所有的房地产项目都该处罚?灌云的另一个房地产项目,幼儿园的配套设施,产权是开发商的,以往这些配套设施的产权都是卖给别人,但现在全部都无偿收回去了,企业根本就没有把这些成本计算进去。

在灌云投资的浙商还普遍认为,当地思想认识有待进一步解放。“当地人认为招商企业进来灌云后,把灌云人的钱给挣走了,心里不平衡。他们不认为是这些招商引资企业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并解决了当地人的就业问题。开门招商时我们都是座上宾,进来后就像人们常说的关门打狗,办事都得送礼。我们希望有一个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这样我们才有继续在当地投资的信心。”

还有一位浙商说,按照投资合作协议,当地该返还他数百万元的营业税,可是多年了也没有返还。找了相关领导,也没人理会。“既然是县政府签订的合同,总得有契约意识吧?”

上述这位浙商认为,招商进来后,关键是地方政府能够承诺兑现,要让企业良性循环起来。特别是一些人在工作中形成了帮派,即使一把手有心治理,也会遇到阻力。“有些人根本不在乎领导,很多工作根本执行不下去。”

就恒仁置业倪卫东案件,曾有数十家招商引资企业联名盖章,并向各级相关部门反映,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应。

不过,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发现,就在2020年11月17日,灌云县电视台问政栏目《监督进行时》正式启动。首期节目即是当地企业最为关切的《项目监督进行时》。并以“关切企业助营商,聚焦项目转作风”为主题,灌云经济开发区、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县行政审批局、县住房城乡建设局等7家职能单位现场接受质询,并针对问题给出解决方案和整改措施。

这是去年新任县委书记苏锋到任之后,针对营商环境推出的一系列举措之一。

编辑:刘亚

中房报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浙商企业撤资 江苏灌云 营商环境
0
0
评论(0)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Copyright2018-2020 CREBZFB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51690号-1

京公安备:1101050203923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5767558

中国房地产报

房地产行业门户

打开APP
Close modal

TOP